欢迎光临
我们一直在努力

严抓科研论文造假 第三方公司业务受损而倒闭

科研造假被严查

从2019年开始,国家科技部就开始强调科研工作者的学术道德,对于科研造假者进行追责,也正是在塑造科学精神在中国的大环境下,从施一公在政协会议上的发言,以及饶毅频繁在网络中的各种爆料,其实都是国内学术圈的反思和进化,就像施一公所担心的数据一样,虽然中国目前的科研论文数量和专利数量都位居全球第一,但是存在大量为发论文而写论文的垃圾论文和专利,更有大量完全造假的科研论文。在网络大数据时代,2020年国内被曝光多篇造假的孪生论文,甚至数百篇论文涉嫌出自同一论文工厂,因此在“破四唯”文件出台,削弱科研论文在职称评定上分量,同时对科研造假者进行严惩,因此在逐步规范化的科研规范下,科研造假及论文买卖带来收益下降,风险提升。

第三方公司倒闭造成的撤稿

从最近的多起论文被撤稿事件中,很多撤稿者都把风险转嫁至第三方合作公司,2021年2月8日,昆明医科大学方克伟团队2020年在《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》(影响因子4.1)发表的SCI论文被撤稿,被撤稿的原因是该篇论文中的重要科研数据来自第三方公司,由于第三方公司倒闭,而作者无法自行重复实验结果。 因此,作者不再对数据和得出的结论的有效性充满信心,因此做出撤稿的决定。随着国家对科研造假者的惩罚力度逐步提升,高校内部对往年毕业的研究生论文进行自查,让越来越多的科研工作者也开始对自己已发表的论文进行自查,论文中介和第三方公司的业务数量也骤然下滑,未来将会有更多的所谓科研合作第三方公司(论文中介)关门。

造假容易上瘾

虽然国家开始规范学术道德,严查科研造假,但是由于科研造假带来的丰厚回报,会让造假者上瘾,例如著名的“打工皇帝”唐骏,通过各种身份学历的包装造假,让其收益颇丰。因此学术造假只要会带来收益,那么造假者还会前赴后继,在严查下,只是让学术造假的成本越来越高,隐蔽性越来越强。这也是在国内学术圈中,以饶毅为主的一批人,质疑院士夫妇以及国内学术大牛们的造假行为!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 » 严抓科研论文造假 第三方公司业务受损而倒闭